鹿梓柠檬茶

我所爱的人仅存在于虚无之中

【大概是遇言?】没有题目x

食用说明:
Ⅰ.主遇言,短篇,很短很短x
Ⅱ.有ooc,梗来自于阿澈姑娘√
Ⅲ.本文故事纯属虚构,与一切现实组织,人物无关。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Ⅳ.本文所有角色属于丁墨作品《他来了,请闭眼》,丁墨拥有此文一切处置权利
P.S看到有人点文说想看薄受的文所以试着写了一篇。嗯。食用愉快。你们开心就好。:D
以上。
————————————————————————————————————
【壹】
“早餐在桌上了记得要吃,中午自己做饭鱼我都放在在冰箱里了”傅子遇从房间里走出来一边对着镜子给自己系领带一边对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的那个人影说道。
“嗯”薄靳言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后退几步坐在不久前新添置的一个面对着窗户的单人沙发上。
傅子遇看着薄靳言的背影想了想转身回屋子里,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条毛毯。
“入冬了小心感冒……”他走过去把毛毯抖开放到到薄靳言身上,正巧对上了那双眼睛。
——像只猫似的。
他不自觉的这样想着,看着薄靳言微微显得有些苍白和瘦削的脸庞心里一阵难受。薄靳言失踪的那段时间,天知道他有多着急,他只是莫名的觉得要是鲜花食人魔抓去的是自己不是薄靳言多好。看到薄靳言回来的时候那满身的伤自己的心更是疼的心都要碎了。
薄靳言和他对视了一会儿,低头看了一眼盖在身上的毯子“…你还不走吗?”
“什么?”傅子遇愣了愣似乎没反应过来。
“你要迟到了”薄靳言好心的提醒他。
“?!?!”
【贰】
险些迟到的傅子遇坐在办公室里,一边处理着事务脑海里却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个人,浮现出那个人嘴角的弧度,冷冷清清但透着亲近的眼神,浮现出他瘦削还有些苍白的脸庞。
——不知道他有没有乖乖的吃早饭?有没有好的盖好毯子?记得这段时间他身体都不太好,会不会感冒?他那么白那么瘦,走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虐待他不让他吃饭呢。
傅子遇胡思乱想着,托着腮看着墙壁上的挂钟,恨不得直接帮它跳到下班时间。
“医生?医生?!”
【叁】
“啊抱歉”傅子遇尴尬的对着女子笑了笑。
“医生如果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就请个假吧,如果这样心不在焉的耽误了病人可就糟糕了。”女子撇了撇嘴,伸手拍了拍傅子遇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
——请个假也不错不是吗?
他摸着下巴露出了一个笑容开始给领导打电话。
傅子遇平日里不怎么请假工作也认真领导没怎么怀疑也就准假了——一天而已嘛,who care?
【肆】
轻手轻脚的打开门,房间里静悄悄的。
傅子遇走进去,发现薄靳言还是躺在那个单人沙发上。
看着桌上的早餐明显已经吃过了只是还没有收拾,傅子遇无声的笑了笑,小心翼翼的走到沙发旁边开始细细的打量着薄靳言。苍白的脸庞在阳关的照射下终于有了些血色。他似乎是得很不安稳,眉头紧紧的皱着,睫毛像是蝴蝶似的微微的颤动着留下淡淡的阴影。
想了一会儿傅子遇伸手把薄靳言横抱了起来。
——好轻。
他有些心疼的皱了皱眉。薄靳言在他怀里动了动然后又安静下来,这一次他没有再皱着眉了,甚至还舒服的咂了咂嘴。
傅子遇无奈的笑了下把他放到房间的,掖好被子在他的额角烙下一个吻。
“做个好梦吧…有我在呢”

热度(45)

© 鹿梓柠檬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