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梓柠檬茶

我所爱的人仅存在于虚无之中

【言遇】花吐症。

食用说明:

Ⅰ.cp言遇,小短篇,算是脑洞x

Ⅱ.有OOC,此文为HE√

Ⅲ.本故事为虚构于一切现实人物组织无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Ⅳ.本文所有角色属于丁墨作品《他来了,请闭眼》,丁墨拥有此文一切处置权利

注:——为心理活动

「」傅子遇

『』薄靳言

以上。

———————————————正文———————————————

【壹】

办公室里充斥着医院特有的消毒液的味道。

傅子遇感觉胃里在翻腾,原本就白皙的脸现在更是苍白得可怕。

——好难受。

他站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试图把食道里酸涩的胃液和带着柔软触感的花瓣咽下去。

当然这只是徒劳。

刚咽下去一口水,那股强烈的恶心感更加浓郁了。

傅子遇脸色又白了白猛的弯下了腰,伸手捂住嘴,金黄色的花瓣带着胃液从指缝间泻出来。

不断涌出来的花瓣划过喉间的嫩肉带起一丝丝刺痛。

郁金香啊。

那么美丽夺目,又带着绝望。

像极了自己对那个人的感情。

——靳言…

【贰】

傅子遇在网上搜索了花吐症。

在亚洲传播,有吐出花瓣的症状,如果长期不进行治疗将会面临死亡,可惜的是该症状无药可解,两情相悦的一吻可以治疗,且吐出的花瓣触碰者会传染。

从某种意义上这种病对自己来说就是绝症吧?

傅子遇苦笑了一声,脱力般的倒在椅子上,不知不觉的竟然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到了薄靳言和简瑶的婚礼。而自己只是笑着祝福他们,违心的祝福。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只要靳言幸福就好了。

紧接着他便被一通电话吵醒了。

他揉了揉额头,接通了电话。

「喂?」

『子遇,出来陪我吃饭』

靳言?傅子遇愣了愣清醒了。

「现在吗?」

『对』

「好吧地址给我我一会儿就到」

『好』

然后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他看着显示着通话结束的手机发了会儿呆,才慢吞吞的站起来准备出门。

【叁】

等到了包间,傅子遇才发现房间里只有薄靳言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桌子旁边。

「简瑶呢?」

『她不在』薄靳言抬起头看着他『你不舒服』是毫无疑问的肯定句。

「不…没什么」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努力的让自己显得平静却止不住声音里的一丝颤抖。

不舒服。

对他的确不舒服。

可他要怎么说呢?

我得了一种病需要喜欢的人的一个吻你知道我喜欢谁吗我喜欢你。

可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

即便是说出来了,又有什么意义?他会相信吗?

心里正胡思乱想着什么,一种熟悉的恶心感再一次涌了上来。

「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说完傅子遇立刻捂着嘴冲了出去。

【肆】

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傅子遇贪婪的呼吸着凉沁沁的空气。看着眼前一堆泡在胃液里的郁金香花瓣,傅子遇伸手盖住了自己的眼睛,擦掉了刚才涌出来的生理眼泪。

靠了一会儿,他把那些花瓣冲掉。站在镜子前抹了一把脸理了理凌乱的头发。

——真是狼狈呢

苦笑了一声他转过身准备回包间,打开门却看见了一个很熟悉的身影。

「靳言…?」

薄靳言听见他的声音转过身随手把烟头捻灭后丢进了一边的垃圾桶『你到底怎么了』他的表情很严肃。

「真的没事」傅子遇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容,殊不知这个笑容比哭还难看。

皱着眉头看着他薄靳言突然抬脚朝他走过去『你说谎。为什么?』

「我没…嘶…」傅子遇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慌乱的想要掩饰自己的狼狈,结果一下子撞在了身后的墙上。

『你……』薄靳言想要说什么却突然顿住了,脸上是掩盖不住的惊讶,因为傅子遇突然有些痛苦的蹲了下去。『怎么了?』

或许是因为撞疼了傅子遇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恶心感又冒了出来,他没有回答薄靳言,只是努力的想要把卡在喉间的花瓣咽回去,花瓣却不受控制的带着胃液往外涌,最后他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

【伍】

『花吐症?』薄靳言看着虚弱的傅子遇有些心疼『那是什么,一种病吗?』

「对啊」傅子遇笑了下垂下头「一种病」他从口袋里拿出那个手机打开之前的那个网页塞到薄靳言手里「自己看吧」

薄靳言接过手机,看完后脸上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抿了抿唇『…你喜欢,或者说暗恋的,是谁?』

「………」傅子遇沉默了一会儿脸上浮现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如果我说,我喜欢的是你,你会怎样?」

话音一落房间里变安静了下来。傅子遇突然有些后悔。

——我是不是要失去他了?

他心里这样想着。刚想开口解释什么,薄靳言突然起身朝门走过去。

——要离开了吗

傅子遇苦笑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无所谓了

突然嘴唇上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他有些惊讶的睁开眼睛看着薄靳言。下意识的推开了面前的人。看着薄靳言有些不高兴的紧皱了眉头他有些尴尬「那个,你不用…」

薄靳言突然笑了,那种温柔的笑让他。呆了呆好像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傅子遇再一次被吻住了。

薄靳言伸手扣住他的后脑,舔舐着他的唇瓣然后灵活的撬开他的唇齿,舌尖细细的滑过他口中的每一寸像是在品尝着什么又像是在安抚着什么。

【陆】

傅子遇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开始亮了,泛着淡淡的白光。他翻了个身侧躺着盯着躺在一边的人发了会儿呆。

自己刚才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了好多以前的事。

「靳言」傅子遇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床上坐起来推了推身边的人。

『嗯?』薄靳言睁开眼睛转过头。

「那个时候你是怎么想的?」他有些好奇的看着薄靳言「就是花吐症那次」

薄靳言噗的一声笑了伸出手把他本来就凌乱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那个时候我想啊…我等了这个人这么多年他终于说出来了』

—To Be Continued—

热度(72)

© 鹿梓柠檬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