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梓柠檬茶

我所爱的人仅存在于虚无之中

【叶黄】灰烬之城 chapter 1

食用说明:
Ⅰ.主叶黄,微伞修,慢热,长篇
Ⅱ.江南大大《上海堡垒》世界观,私设也多,叶修中心,有ooc,可能会有不科学的地方请不要深究

Ⅲ.本文故事纯属虚构,与一切现实组织,人物无关。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Ⅳ.本文所有角色属于蝴蝶蓝作品《全职高手》,蝴蝶蓝拥有此文一切处置权利
Ⅴ.感谢叶雨对本文的修改
以上
————————————————————————————————
chapter 1

叶修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眯着眼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卷积云如同潮水一般涌动着,沉闷的其气氛压抑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摸出一根烟点上,他深吸一口,缓缓吐出一个残缺不全的烟圈,看着这个烟圈一丝一缕的上升,然后逐渐和空气混为一体化为虚无。他莫名的觉得有些烦躁。纽约,伦敦,新德里,甚至连上海都要实施s计划,只有鬼才知道杭州这个小小的堡垒还能在德尔塔文明越来越强的攻击下撑多久......
“上校”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深吸一口气压下烦躁的心情,叶修才开口“进来”
推开门走进来的青年小心翼翼的把文件放在了叶修桌上,轻声说道“叶上校,上海,陆沉了”
“知道了,出去吧”叶修挥了挥手示意青年离开。
青年看了看叶修的身影,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终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唯唯诺诺的退了出去。等到青年走后,叶修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缓缓的转过身。掐灭了烟,随手翻了翻文件,叹了口气。
——真是一个不幸的时代啊。
自认为拥有高度发达文明的人类,在外太空探索的过程中,终于发现了第一个地外文明——阿尔法文明。这种比人类发达百倍的外星文明,在给人类带来数量众多得在科学领域的预言与启示的同时,也预言了地球的灭亡。
“阴影从天而降,你们将遭受最大的毁灭,也可抗争等待光的降临”
名为德尔塔文明的阴影的确从天而降了,阿尔法文明则带给了人类陷阱的防御系统与大型的对空武器,人类承受着来自德尔塔文明降下的灾难,开始了无尽的抗争。
然而,黑暗已经到来,光明又在何方?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人类只是出于本能于心中残存的一点儿希望与那并不友好的地外文明抗争。曾今拥有最强防御与最强攻击了的纽约,在抗争不到一年后,被迫陆沉。
世界为之震惊,各国首脑也因此陷入混乱,每日大小会议不断,报纸上则从充斥着某国政事要员因受不了心理压力自杀的消息。
紧接着,纽约陆沉的风波还未平定,伦敦陆沉、新德里被攻破的消息却已经相继到来。化作粉末的城市碎渣上浮至天空中,化作一片又一片厚厚的灰云,以缓慢的速度在地球上方移动。
然后,上海终于还是步了几个大城市的后尘。
陷入地下的上海城就如同一块遗失的碎片,从此,中国的卫星图像中,滨海的东方明珠再不见踪影,东方雄鸡的身上多了一块惹眼的缺口。
现在,上海的灰云,以距地面1500米的高度压在杭州上空,昔日的蓝天白云已然不见。
一阵音乐声再次的断了叶修散乱的思绪,叶修有些无奈的看着正欢快的闪烁着的手机,心说今天哥怎么总是被打断。
“喂?”叶修慢吞吞的接通了电话。
“叶修你今晚是不是要值班?”电话那头的声音怎么听都觉得有点儿幸灾乐祸的情绪“看来今晚的西湖醋鱼没你份了呢”
“沐秋啊知不知道一句话叫做人算不如天算?”叶修笑得一脸欠揍,虽然苏沐秋看不到。
苏沐秋和叶修是同一所军校的同学,如果要说到叶修的军校生活,带真没什么特别的,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的话那就是遇上了苏沐秋这个重义气的朋友和她活泼的妹妹苏沐橙了。
“......你不会为了坑我一顿饭就翘班遛出来吧?”
“不不不,怎么会呢?我可是正大光明和别人换的班”叶修说着小心翼翼的把文件放进抽屉里锁好,接着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办公室“你们在哪儿呢?”
苏沐秋沉默了一会儿“你下来吧,我还在车库呢,沐橙去叫将军了”
“将军?云秀?”叶修有些惊讶“重色轻友可不对啊,带着她都不带我?”
“不是重色轻友就有点儿嫌弃你”说完苏沐秋就果断的挂掉了电话。
“啧,还嫌弃我”叶修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叶修到达车库的时候出云秀已经在车上了,正笑着和苏沐橙聊着最近正流行的肥皂剧,这个强势的女人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放弃掩饰自己眼底的疲惫,和朋友聊着那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到底还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啊。叶修在心底轻叹道。如果不是战争她这时或许正我在家里和闺中密友一边吃着零食喝着饮料一边看着狗血的肥皂剧吧。
“哟”
叶修还是一如既往一副没睡醒的表情,微眯着眼睛,抬起手臂相处云秀招了招,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哟什么哟”楚云秀也看到了叶修,当即一脸不满的打开车门,从车上跳下来,手臂打在半掩的车门上。“作为军人这么多年还没学会怎么给上级打招呼吗?”
“是是是,云秀将军好,小的给云秀将军请安了”叶修依旧是那副没睡醒的表情,自顾自的绕过楚云秀,还顺手点了根烟,悠悠的抽起来。
“叶修你简直是一个移动的有害气体生产器……”楚云秀嫌弃的地拨开飘近脸庞的烟雾,也懒得再纠结他对自己的称呼这一茬事了。
“哎呀,云秀你就不要再和他纠结抽烟这茬事儿啦,快点上来!”苏沐橙突然从车里探出头来“叶修你也快点抽完了上来吧!”她转头看了看叶修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那我坐哪儿?难道是和你们一起挤后座吗?不错不错,左右都是美女,我喜欢”叶修掐烟。
“叶修你混蛋,你坐我哥旁边搂着我哥好了”苏沐橙笑嘻嘻的回答。
“喂喂,这我可无福消受啊,我还是挤挤后座吧……”叶修表示巨汗狂流。
“天哪,难道叶大上校是在害怕我吗?我怎么说也是个眉清目秀的主儿,不知叶大上校……”两人正扯着皮,却突然听见汽车驾驶室传来一个……妩媚的……男声……
“天啦噜!哥你好没节操!”苏沐橙猛地发出一声惊呼。
“夭寿啦!沐秋被奇怪的东西附体啦!混帐你还我沐秋!”
叶修一边大呼小叫着,一边还是乖乖的钻进副驾驶座,驾驶座上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正笑吟吟地盯着他。
“沐秋,哥不得不承认你为数不多的节操又少了一块。”叶修语重心长的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
“节操?那东西我五年前就拿给器官公司换钱了”苏沐秋还是笑吟吟的盯着叶修,手里已经开始发动汽车。
“好了,叶大上校,系好安全带我们去吃饭了”
汽车引擎发动的巨大噪声在车库里回响,黑色的新福克斯像一匹战马,在黑暗中加速,然后驶向外面。
此刻正是黄昏,华灯初上,夜色朦胧。

XX路XXX餐馆

这应该是一家非常普通的餐馆,但这也是这条路上唯一仍在开张的饭馆了。
侍应生们都挤在狭小的柜台内,裹着厚厚的大衣,脸色在电脑屏幕的照耀下显得异常苍白。


“四位要什么菜?”好歹职业素养还是比较好,叶修一行人的时候,立刻有一位侍应生从柜台后小跑了出来,脸上堆满了早已准备好的笑容。
“要一份西湖醋鱼,两份炒白菜”苏沐秋笑着回答“去占个窗边的位置吧”
“我说这么大个餐厅就我们四个客人,想坐哪儿就坐哪儿,还需要用‘占’这个字吗?”叶修又一次开启了,慢悠悠地跟在苏沐橙和楚云秀后面,找了个位子坐下。
付了钱,等菜还有很长时间,几人坐在座位上,脱下军服,互相冒了几句垃圾话。
“还是先不说别的了”楚云秀突然沉下脸“你们四个应该已经收到报告了吧?”
“恩”苏沐秋点点头“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是......上海还是真的陆沉的啊......我本了来还指望他们可以多撑一会儿的......”
“不,多撑一会儿结果都是一样,上海撑不了多久的”叶修说道“据报告说上海是因为发射了约束场炮导致泡防御能量衰弱。但在陆沉前上海的泡防御已是千疮百孔每一次抵挡德尔塔次级母舰的进攻到必须以集中泡防能量于一处的方式抵御。而实行这种防御方式的代价就是泡防能量的集中区方圆百里内的其他泡防御区域能量再次巨减,然后......”
“然后就会出现孔洞,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也许只有一秒,也许不到一秒但对于泡防御外的捕食者来说,这时间已经足够他们通过孔洞,闯进上海城内了”楚云秀接过话茬“但是有一点我很在意;回顾一下纽约,伦敦,上海,这三个大城市陆沉钱的一些大行动有些惊人的相似。”
“因为他们......都发射了约束场炮?”苏沐橙问道。
“对就是约束场炮”楚云秀说“想想纽约,当时一发约束场炮消灭了三位数的捕食者,伦敦也是一样,而上海更是消灭了四位数的捕食者。然后呢?然后他们就陆沉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觉得约束场炮和泡防御的能源是同一个”苏沐秋说“我收到的几份报告中也报道过这一点,从事实上来看,似乎也确实是这样。但这也就同时意味着要么放弃攻击选择防御,要么放弃防御选择攻击。但是说实话......”
“别说了吧,菜上来了”叶修打断了苏沐秋的话“大家难得这么放松的一起吃饭,别想太多”
苏沐秋转头看了看叶修,咽下了口中的话。
于是接下来所有人都静静的吃着晚饭,除了侍应生小声叫交谈和碗筷碰撞的声音外在也没有其他声音。突然间四人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震的四个心不在焉的吃饭的人一瞬间回了魂,苏沐橙更是手一抖把鱼抖在了桌上。正惋惜着鱼的苏沐橙一边看短信一边要开口,面色却突然凝重了起来。手机屏幕上只有短短的的三个数字“934”。“934”全国统一的紧急集合令。


当所有人都急急忙忙的冲上车后,才注意到天边的那一抹紫光——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轰炸终于也是向杭州袭来了。


好在路上没什么行人,苏沐秋一路上不断地加速,新福克斯发出刺耳的轰鸣声,卷起一地沙尘。


到达集合大楼底部时一行人也看到许多今晚本来不值班的人员在急急忙忙的向协调大楼赶去。
就在几人往楼上办公室赶去时,一个青年也正一路狂奔着上楼,不巧一下子撞在叶修肩上,强大的冲击力令两人皆是一个踉跄。
“啊抱歉抱歉对不起对不起”青年就这么嚷嚷着绕过叶修继续往前跑开了。

—To Be Continued—

热度(17)

© 鹿梓柠檬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