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梓柠檬茶

我所爱的人仅存在于虚无之中

【暗面牌】[Chapter1-Chapter2]

转载于 叶雨雨雨雨

day村雨:

—————————————————————
第一章 The First Day
—————————————————————
“欸你们知道吗?”
咔嗒。
“最近说是那个杀人游戏很火的啊!”
咔嗒。
“但那不是说有个很恐怖的传说吗?”
咔嗒。
“关于那个杀人游戏⋯⋯”
咔嗒。咔嗒。
“说是,如果你在任何地方看到了它的人物卡牌⋯⋯”
咔嗒。
“千万不要去捡,否则⋯⋯”
咔嗒。咔嗒。
“你会作为这个你捡到的游戏角色卡里的人物进入这个游戏。”
嘀——
----------------请在此处插入OP---------------
北关中学,本部。
时值春日,熟于三月份的明媚阳光也是终于到来,虽然它很快就会变得像朝天小辣椒一样火辣,并炙烤着所剩无几的晚春。
嘛,当然对于初三的学生来说,晚春的到来仅仅意味着中考的悄然接近。

“喂!那边的!跳起来跳起来!不要停!”
班主任终于开始不顾形象地大吼,对面的学生跳绳跳得歪七扭八。
啊,忘了说了,北关中学所在的这个城市,在4月份会有体育考试,所以3月份会有体训。
“胡老师你就别吼了吧,赶紧休息一下嘛——”
班主任目光凶狠的转头,身边整整八个人无所事事的站着,当中一个正是刚才向她要求休息的人。
“舒凌天!给我去跑圈!”
“诶?为什么?!”被称作舒凌天的少年哀嚎着。
“马上就要体考了你问我为什么?快点!还有苏阳苏媛秦钟秦黎叶雨安晔以及小汪同学!跑起来跑起来!”
“可是老师我们手疼啊!”
“老师我姨妈来了!”
“手疼影响你们跑步吗?!快点跑!!!”胡老师直接忽视了那声“姨妈来了”的哀嚎,挥手像牧羊人赶羊一般招呼着那群无所事事的人类。
一帮本身手残其实是想偷懒的人在胡老师牧羊人的驱赶下终于开始慢腾腾地挪起了步子。

“嘿,小汪同学,买东西去吗?”
叶雨一脸欠抽的向后方正慢步小跑的汪箜镜喊道。
“不准叫我小汪!蠢狗你欠抽了是不?”
汪箜镜瞬间炸毛,一把拽住身边正爆手速发短信的苏媛向前加速。
“啊哈哈追不着追不着追不着!”叶雨一边狂笑着向前加速,一边继续嘲讽身后跑得气喘吁吁的汪箜镜,“汪奶奶需要我扶你一把吗要吗要吗你看你跑得好慢啊果然是上了年纪腿脚不灵便了吗话说为什么路上只有我们三个人了啊?还有汪箜镜你快放开苏媛吧,你要是再拖着她跑我向你保证下·一·秒·她·会·吃·了·你。”
“所以你才发现路上只有我们三个人在乖乖地跑步吗?!不愧是蠢狗啊反射弧果然够长……”汪箜镜借着惯性向前又冲了几米,最后她终于是累得停下脚步,抬手扶了扶眼镜,“我只知道苏阳和舒凌天去小卖部了,估计是买去水了吧。”
“然后呢,你把苏媛扔到哪里去了?”
叶雨歪着头看着汪箜镜,汪箜镜觉得面前这货的动作实在太好玩于是也歪头看着叶雨。
“喂!你们两个!来看看这是什么?”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高分贝巨吼。两人转过身,看见300米开外,苏媛正蹲在地上翻看着什么东西。
于是跑到前方的两人又慢腾腾地蹭回苏媛的所在地。
待到叶雨走到苏媛身边仔细一看,原来是有三张画风奇特的正方形卡牌正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苏媛蹲在旁边,随手捡起了一张。
“呃…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好像是狼人游戏的卡牌吧?”叶雨也跟着捡起一张正中间有一个水晶球的卡牌,正反翻了翻,“这是预言家。”
“这张是女巫。”苏媛翻了翻牌的两面,“看,这是女巫的灵药和毒药。”
“然后这张是丘比特?我能吐槽他奇葩的动作吗?”汪箜镜觉得吐槽已经在内心翻滚起来。
没有上半张脸却有四个下半张脸的预言家,没有下半身却有两个上半身的女巫,以及画风异常魔性动作异常魔性穿着粉色小胖次的丘比特,这是杀人游戏里特征异常诡异的三张人物身份牌。
“话说,这里只有这三张了?”苏媛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第四张卡牌的影子。
“是谁不小心掉的吧?”汪箜镜继续翻来覆去的看着手中的卡牌,吐槽之魂在头顶冉冉升起,以至于叶雨和苏媛在某一瞬间觉得汪箜镜的头上飘着一个巨大的金色光圈,光圈上方写着亮闪闪的“吐槽之神”四个大字。
“切,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二吗汪奶奶?说不定是……哎哟卧槽人呢?”叶雨正想嘲讽汪箜镜,却突然发现两人已经不见了踪影。本来以为是两个人又和她玩捉迷藏,正准备四处找人,大脑却突然感到一阵晕眩,视线也渐渐暗了下去。
完全失去意识之前,叶雨下意识地低了下头,恍惚间看到了自己已经没有了下半身的身体。
“混蛋……我是变成他马西了吗……”
=========请跟我念:我·是·分·割·线=========
“唔……”
眼前是一片黑暗。
叶雨有些费力地想要睁开眼睛,努力了几次都失败之后,干脆非常果断地放弃了。
灵魂仿佛在一片氤氲的紫色中游离,懒惰为它蒙上香气——这是某种昏暗的,发蓝的,玫瑰色的东西,瞌睡中一种快感的梦。
身体和灵魂都未曾这般疲惫过,每一次的肌肉活动都会带来相应的酸痛。身下压着什么软软的东西,也许是榻榻米吧。
她终于还是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眼皮似乎也有了力气,颤动了几下终于是睁开了眼睛。
眼前先是有些模糊,眨动了几下之后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入眼是有些昏暗的深棕色,那是天花板的颜色。视线转换,一大片黏稠的蜜色在天花板上流动。
叶雨有些懵懵懂懂地起身,这里的空气非常的好,令她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
……
……
“卧槽?!!!!这是什么鬼?!!!”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自己消失了下半身的模样,吓得叶雨赶紧掀开裹在身上的被子。
哦,还好还好,我还有下半身。
啊,还好还好,我的腿还在,嗯,还是那么肥,嗯,没变短。
嗯……
等等现在几点了是不是该吃晚饭了……
等下好像还有晚自习,等等第一节晚自习是谁的来着?
好像是彭源的吧……嘛……化学晚自习吗……
叶雨慢腾腾地站起身来,环顾四周。
这是一个还算宽敞的房间,房间里除了叶雨身下的榻榻米外还有一张木质的桌子,桌子一角立着半根没点燃的蜡烛。桌子边的墙上挂着许多风景画,似乎画的都是同一个村子不同角度的春夏秋冬。
啊,好一个风格奇特的房子。
好一个风格奇特的房子。
一个风格奇特的房子。
个风格奇特的房子。
风格奇特的房子。
格奇特的房子。
奇特的房子。
特的房子。
的房子。
房子。
子。

……
人,干,事(Holly shit)。
“卧槽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刚刚这么呆啊我记得我没有起床呆啊!!!”叶雨的声音又一次在房间里响了起来,又一次打破了好不容易持续到刚才的寂静。
“难道我穿越了?!不是把这么倒霉?!这TM哪儿啊?我是什么身份啊?还有这奇葩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啊?!”叶雨纠结地看向四周,透过房间内唯一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太阳在一点一点的西沉,金色的余晖洒在大地上却没有带来一丝一毫的暖意。
叶雨站在房间中央,全身冒着冷汗,思绪如一团乱麻在脑海中纠缠。
曾经吐槽过无数次的经典穿越剧情节,就,这,样,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我需要去拜见什么皇上吗,还是说要去拜见什么王爷啊?待会儿会不会有个丫鬟打扮的逗比过来喊一句:“啊,小姐!你醒啦!啊!主子!小姐她醒啦!”不行不行我一定要做一个矜持淡定的人对不对我 是一个高冷的人千千万万不能说出“你们是在拍戏吗”“你们的道具好仿古啊”“快放我回去”这类已经说烂了的经典烂词万一我这被拍下来了岂不是要被观众喷死?!
叶雨一边强行冷静下来,一边仔细地观察自己身上的服饰,试图通过服装特点看出自己穿越到了什么时代。
上半身是一件略显宽大的黑色长袖V字领衣衫,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衣,衬衣的领口秀着黑边。
下半身是一条黑色短裤,材质似乎和牛仔有些相似。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袜子鞋子都没有!
哪个时代的穿着可以如此诡异啊?!还有说好的丫鬟呢?!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有个丫鬟来指点迷经通过零零碎碎看似没用其实信息量很大的话语来告诉主角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吗?!丫鬟你到哪里去了!
叶雨自暴自弃地在床边狠狠地坐下,白色的床单被压出了一片凹进去的深色。
她发了会儿愣,然后随手拉开床边的柜子,柜门因为突然的巨大拉力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就算没有丫鬟,我也要自己找到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
所以,就通过这里的一些物件来找吧。
柜子第一格,没有。
柜子第二格,没有。
柜子第三格,有一颗水晶球。
看着这好不容易的发现,叶雨急忙小心翼翼地将这颗足有她人头大的水晶球从柜子里捧了出来,水晶球在昏黄的阳光下散发着亮丽的白光。
只是这水晶球中间竟然还漂浮着一个眼睛。
兀地,她突然想起晕倒前手里的那张预言家卡牌,中间那颗水晶球和水晶球中的眼睛。
难道说……
叶雨的心中突然间升起了什么预感,她似乎已经知道了答案,却害怕说出来。她手中的水晶球稳定而又持续地散发着白光,水晶球中间的眼睛正用漆黑的眼瞳盯着她。
叶雨看着那只眼睛,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二维图形一般,但却有厚度。目光与眼睛接触的一瞬间,一种难以言明的震撼感自空气撞入心中。
在那一刹那,叶雨确定了一件事情。
她穿越了。
身份:预言家。
空间:狼人游戏。
玩家人数:未知。
游戏难度:未知。
游戏时间:未知。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不知道如何从这里脱离出去,回到原来的世界。
窗外夕阳已经渐渐隐没山中,黑夜悄然来临。
—————————————————————
第二章 Game Start
—————————————————————
==========天黑请闭眼==========
==========盗贼请睁眼==========
黑夜是盗贼最好的舞台,不是吗?
他踏着无声的脚步在黑暗中前行。
他在房屋的顶棚上跳跃。
他抬头,夜空中,夜空中的月亮被遮住。
今夜无月,不宜外出。
不过,这种不宜外出什么的鬼话都是骗那些小毛贼的!
盗贼轻蔑地想道。
我可是有名气的盗贼!我要用最精巧的手法,最强悍地作案方式,让整个村庄的人对我无可奈何!
身为盗贼,他拥有最灵敏的身姿,最准确的判断,最迅速的判断能力,他要在黑暗中蛰伏,然后……
哗啦——
身影突然绊倒在一座屋顶上,盗贼狼狈地摔了下来,身体重重地落在地上,激起一地沙尘。
他要在黑暗中蛰伏,然后……
然后……
干(Shit)。
这一声巨响直接暴露了盗贼的存在。倒地的盗贼拍拍身上的灰急忙起身就跑。
在他身后,漆黑的夜里亮起了几团橙黄色的灯光,家养的黑狗冲破藩篱叫嚣着逆光向他跑来。
=========丘比特请睁眼=========
盗贼满脸郁闷地跑着,身后狗叫声不断,将寂静的夜晚打点得异常热闹。
啊该死该死真该死东西没偷成反而面临要被狗咬的局面真是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醉了!
醉得我不要不要的!
真该死无月之夜不宜偷东西!
盗贼在心中碎碎念。
然后抱着一肚子的牢骚跑进了小树林。
==========盗贼请闭眼==========
汪箜镜觉得自己的意识有些游离不定。
这感觉就像是一个被丢进稀盐酸的鸡蛋一般,沉沉浮浮。
但这无疑是很舒服的,因为能不动身体就可以四处神游(虽然什么都看不见),是件懒惰而又令人愉悦的事情。
目光看不到的情况下,听觉和触觉便会无限放大,汪箜镜感觉自己似乎听到了久远的野兽嚎叫的声音。
……等等。
野兽?!
汪箜镜一个激灵想要跳起来,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有动静,甚至连眼睛都未曾睁开。
嗯,这一定是传说中的鬼压床,让我再醒一遍。
汪箜镜又一次发散自己的意识,然后猛地想要睁眼接着一跃而起。
这次眼睛是睁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陌生的……树林上空。
风在耳边喧嚣,汪箜镜觉得自己完全反应不过来了。
卧槽这一定是打开的方式错了来让我再醒一次!
大脑发出闭眼的指令,汪箜镜已经开始准备再发散下思维了,结果她气恼地发现,自己身体的眼睛根本没有闭上。
混蛋,我连眼睛都闭不上了吗!
这是shenmegui?!这算鬼压床吗!有这么压的吗?!
等下我不会是被恶魔附身了吧?
脑海中突然撞进一个奇怪的想法,汪箜镜不由得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记得以前看过的小说,里面最衰的角色会因为种种原因被恶魔附体了。然后,他们会被惩治异端的主角杀掉。
混蛋……我不想死……
我还很年轻啊……
汪箜镜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发胀,耳边野兽叫喊的声音越来越大。
——————预言家请睁眼——————
叶雨在黑夜中突然睁开了眼睛。
水晶球在她的枕边散发着幽幽的蓝光,当中的那只眼睛则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她翻了个身,想了想还是起身坐了起来,将水晶球捧在手上。
现在应该是晚上了吧?
那么,这个所谓的狼人游戏,应该已经开始了。
天黑请闭眼,村民睡着,盗贼醒来,偷盗身份卡;丘比特醒来,指定情侣;然后……便是预言家。
如果现在的这个世界是进阶模式的话,在预言家之前醒来的人还有守卫。
不过不管怎样,我,预言家睁眼了,说明下一个醒来的人应该就是狼人和小女孩。
而我,预言家,在自己醒来的这段时间里,可以偷看一张身份牌。
但是问题就在于,我,怎,么,看,啊?
叶雨苦恼地摇了摇水晶球,觉得自己好不容易上线的智商又下限了。
喂喂,我又找不到主持人我看个球啊?!
呃,不过说得也对吼……如果不知道怎么偷看身份牌我就真的只能看着手里的这个球了……水晶球……
嘛,该不会是要念什么咒语的吧?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里应该会有魔法书之类的东西吧?
啊,那得赶紧找找。
叶雨将水晶球放进被窝里,然后腾地跳起来,在一片漆黑中摸索。
魔法书一般应该在床下吧?叶雨顺着地板摸摸索索,大脑则极力调动着那些为数不多的玩密室逃生的经验。
唔,这里没有……
唔,哪里也没有……
咦我好像摸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
而且是金属壳的!
侧面还凹凸不平耶!
而且这质感感觉好像我的肾机啊!
说起来……
肾机……
我好想你啊……
不过这个世界你应该是不存在的所以应该是你兄弟吧!
叶雨努力地伸长手臂,将那个疑似肾机的东西从床底摸了出来,然后掀开床铺,在水晶球发出的光芒下准备看清楚那个金属质感的东西的真面目。
这是一个很规则的……金属盒。
金属盒。
“金属盒”。
背面“落花狼藉”几个大字在幽光下反射出淡淡的白光。
以及米金色的背面和纯白色的正面,周围有一圈疑似铝合金的外壳。
在正面偏下方,一个由金属镶嵌的圆环闪闪发亮。
叶雨颤抖着朝那个圆环按了下去。“叮!”白色的正面骤然亮了起来。
解锁,点开设置,下滑,点开通用,然后是关于本机。
名称:叶雨子的无节操小肾机。
接着,退出设置,点开备忘录。
里面整整齐齐地罗列着各类复制粘贴的小说。
然后是照片,音乐,各类程序……
毫无疑问,这是叶雨本人的手机。
这是……我的手机……
叶雨觉得自己的自己的眼睛有些发胀,然后越来越模糊——
你是我在这里,这个陌生的世界里,目前为止唯一认识的东西啊……
啊不对不对!我的关注点应该是为什么我的手机还在这里啊?
叶雨擦了擦眼睛,然后去看手机的信号。
意料之中,没有信号。
意料之外的是,电量满格。
不过,貌似没有充电器,没法充电。
想到这里,叶雨有些颓然地擦了擦手机上的灰。
不远处,叶雨的被窝里,水晶球中间的眼睛忽然闭上了,过了一会,渐渐消失在水晶球中,取而代之的是两张卡牌。
——————————————————
耳边尽是野兽叫喊的声音,一声大过一声。
汪箜镜觉得自己的冷汗不断地从每一个毛孔中钻出来,很快便浸湿了全身。
那些野兽应该是凶猛的犬类,一种巨型犬类,吼叫声充满威慑力,并且震耳欲聋。
她仍然在天空中,风声在她的耳边呼啸。
她从醒来到现在,都一直没有搞懂自己为什么在天空中,而且可以完全无视重力地悬浮在空中。
就像有翅膀一样。
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成为了有翅膀的人,就如同……似乎是很久以前看到的……某个卡牌上的丘比特一般。
汪箜镜闭上了眼睛,她感觉到自己的右手抬了起来,向身后拿了什么东西,似乎是柱状的金属。
紧接着,左手抬起,伸直,拇指,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什么木质的东西,而无名指和小拇指则顶着那木质的东西,似乎是保持它在手中的平衡。
右手将那个细柱状的金属物搭在了什么富有弹性的绳子上,并且向后拉扯。
“哧。”
“哧。”
那个金属物飞快地划破空气,向远方飞了出去。
——————丘比特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
这感觉就像是一个奇怪的梦。
舒凌天有些迷茫地看着手缓缓流动的血液,以及脚下几乎已经被撕成碎片的尸体。
奇怪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
舒凌天有些迷茫地想道。
但是……这还真是一个令人发呕的梦啊……
为什么血液变得如此地诱人?
为什么,一个人的脸在死亡之前可以扭曲到这种地步?
他轻轻地蹲下,轻轻地,连表情都是十分地安静,仿佛是不想惊醒倒在他面前的身体。
他捡起一截残损的手臂,手臂的外皮已被剥落大半,剩下的血肉黏糊糊地粘在骨头上。
他将手臂弯曲,然后再伸直。透明的筋和骨节一直一曲,肱二头肌,肱三头肌都随着这一弯曲而运动。
啊,真有趣,这便是人类的身体吗……如此地奇妙……
漆黑的眼瞳中,猩红无限放大。
舒凌天模模糊糊觉得自己的嘴边沾上了什么温暖的液体,嘴里则有一股时远时近的铁锈味。牙齿在嚼着什么肉类,那肉像是生猪肉一般,但是却异常地美味,填补着他空虚的腹腔。
好饿……
好想吃东西……
好想吃……
想要吃更多……
更多地……
全部都要……
好想吃。
好想吃。
好想吃。
好想吃。
好想吃!
眼前又一次陷入了黑暗,舒凌天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困倦了似的,依稀只有味觉和触觉在向他传达着信息,连接着他和他的身体。
——————————————————
秦黎躲在一座厚实的土墙后,恐惧使他几乎发不出呜咽的声音。
那是谁……
他……在吃人……
为什么我会看到这种事情……
血腥味浓重到令人作呕的地步,但是因为方圆几百里内几乎不会有住民所以也就几乎没人在意。
秦黎想要立刻挪步逃跑,却发现身体根本移动不了。
土墙背后的几米处,一个有些高大的身影在吞吃着些什么,他的喉咙间发出轻微的咕噜声。
秦黎其实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当他的意识醒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这里了。
秦黎试着动了动身体,没有办法活动,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
于是他只好继续保持着原来的动作。
而墙背后的啃食声还在继续。
“唔……好吃……”
咦?秦黎的眼睛猛然睁大。
“还想要……”
这是……
“还想要……”
这是……
“呼……”
这是舒凌天的声音啊!
秦黎莫名地有些激动,能在陌生的地方遇见自己的朋友真是太开心了!
秦黎一转身就准备向墙后跑去,突然一只强有力的手从黑暗中伸出来,拉住了他。
“唔唔唔?”

热度(8)

  1. 思想的阁楼鹿梓柠檬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icybluefalls的喜欢
  2. 叶雨雨雨雨叶雨雨雨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イェユ
  3. 鹿梓柠檬茶叶雨雨雨雨 转载了此文字
© 鹿梓柠檬茶 | Powered by LOFTER